朱先生

都不知道:

大家辛苦了😂😂😂

梵瑛🌻:

合志《青紫》本宣

预售地址:青紫预售

作者:

安之若累 @安之若累 

茶树菇 @月球表面茶树菇 

葱 @葱☆ 

梵瑛  @梵瑛🌻 

离说 @离说 

水母 @都不知道 

颜色 @不知热 

封面:LCCC @LCCC 

赠品明信片:

LCCC

然仔 @然仔 

赠品吧唧:眠 @zzz 

特典双人立牌:一条鳗鱼丝 @一条鳗鱼丝  

赠品明信片:LCCC   @LCCC 

外封设计&排版&宣图:南大古  @南大古 

校对:丘丘

总字数:10W5   全年龄

页数:200p  价格:50元

全部收录篇章试阅点我 

预售前十赠送特典双人双层大立牌

特典加购价40元,限量100,不可单拍或多拍

预售时间5月1日14:00至5月31日14:00

其他事项具体请看宣图!

首发CP22,两天都有!


最后是抽奖活动!从转发推荐转载里面抽三人送全套!

就个人而言,比起打赏

扎心

是车震:

我也想要好多评论😭😭😭


Heimdall-uuuu:



我也想.....有好多的评论....😭




青灵爱柠檬🍋:







我也想要好多好多评论(大哭








葱☆:















我更想要一个单独的“投喂作者评论”机制。

读者的一句话告白啊短评啊长评啊通通可以一键投递给作者,并且专门开辟一块单独的区域存放,有人想看的话从作者主页可以戳进去;投喂榜单按字数排列,评论总字数越多的人排在越前面,以此类推。

我一定会天天埋在评论堆里面不肯出来(。












我最近实在是太蠢了请忘记之前的东西
重来
我是因为梦境云看起来很懵逼才说的不开车也行我怎么知道大过年的会砸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赤愿º星尘:

是霜霜群里的传图!
在催促和努力中终于搞完了!!!

「高亮」观看须知:
1.除传图人员外禁止转载!!!
2.不可以ky发言!
感谢各位观众姥爷观看相声!
主持人 @沄子虫Jenny
还有咸鱼我

以下是参与人员:
1.霜霜  @霜風鳥(´ー`)炸蝦缺乏中
2.鹤九  @画手社会底层的鹤九
3朱  @朱先生
4.梦境云  @梦镜云【开学长弧】
5.框人  @木木木匡人__开学长弧
6.花蛤  @吃土蛤
7.小凌 @。
8.缺安  @太平洋内陆湖
9.迷子  @缺水迷子-MAI---✈
10.朝日  @➕十日十月日➕
11.笙歌  @滄川シェンモー踏歌
12.瞳三 @三三啊
13.冰子 @过期的冰红茶√
14.南烛 @南烛(∂ω∂)
15.萦席 @废物席
16.萧晓幽 @萧晓幽_废话超多常删
17. 有病要吃耀 @talishixianyu
18. 苗子 @子子子苗王女仙魔
请把掌声给他们!
祝大家观饮愉快

【安雷】献给Ray的鸢尾

※给 @青灵爱柠檬🍋 老师的
鸽了很久已经不好意思艾特了【郑重地道歉】
很渣

  安迷修仿佛听见了海浪声。

  他的世界曾经充满茂密的森林,海鸥的叫声,那时的海总是平静的,阳光照射在波浪上,穿着破旧的小孩脱了鞋子站在海前,感受着海水钻进他的脚趾缝,有时会转头用绿色的眼睛盯着安迷修,如今他慢慢地走进海里,海水沾湿了他的衣裳。

  安迷修穿了白衬衫,整理一下领带,难得穿了身正装,踩着皮鞋,撑着黑色的雨伞,包里装着军帽和照片,捧着白色的康乃馨,平静地看着抽泣的女孩,她语无伦次地道歉,病号服显得她十分的瘦弱,安迷修没有听见她在嘀咕些什么,在进门的那一刻他的世界就变得寂静无声了。

  她说,安上将战死了。

  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负面情绪,缓慢地走上前,微笑着安慰这个失去双手的士兵,手里康乃馨却被折磨地面目全非,他不慌不忙地递给女孩,皮鞋的声音刺激着耳膜。

  安迷修感觉有海水挤进他的指缝中。

  他僵硬地拿起刀,切菜的力道有些大,把木板切出了一道缝,安迷修重复着单调的动作,不断地砍同一个地方。他缓慢地打开冰箱,里面满满的食物掉了一地,安迷修弯腰捡起,慌乱匆忙地将包装的食物塞进冰箱,使劲把冰箱门关上。

  他突然想起那女孩说上将是个伟大的英雄。

  他颤抖着蹲下遮住自己的脸。

  安迷修感觉海水没过他的肩膀,扼制住他的喉咙。海浪没过他的头顶,令人感到窒息,他无意识地挣扎着,胡乱拉扯着脖子上紧紧勒着的绳子,陷入得更深。

  有人拉扯着他,粗暴地将他拖到海岸边,对方的声音被耳鸣声覆盖,听着十分困难,安迷修吃力地辨认他所说的话:“你要是真的想死,小子,我也不拦你,只要在我死之前活着就可以了,我还不想被老……你师傅半夜找我索命。”

  沙子堆成的城堡被海浪破坏。

  安迷修在床上醒了过来。

  “你可算醒了,一下午,真能睡的,可惜本来想着把你打醒,”面前的人有些遗憾地放下举起的手,转头把粥递过来,塞进安迷修的手里,“自己喝,别指望我喂你。你师傅救了我的命,以后就我照顾你了,啧,要是真想死,顶多一年,一年后我死了你就可以死了。”

  他翻箱倒柜,试图找到勉强可以算的上食材的东西。冰箱和锅里只有蔬菜,他眉头紧皱着,这对刚刚救过安迷修的人来说似乎是一件至关重要难以容忍的事:“小子,你家怎么一点肉都没有,以及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不是都喜欢吃零食吗。”

  “谁给您这样的错觉,”安迷修喝着粥,太咸了,“师傅说零食不好。您怎么看也不像是和师傅有关系的那种人。”

  “我当然,去掉你那见鬼的敬称,我是上尉她是上将,充其量上下属关系,平时双商挺高,谁知道她哪根筋搭错想到找我,也许将死之人不会动脑子,啧,我看起来像是会照顾别人的人吗。”对方耸耸肩。

  “那,上尉,”安迷修打量着这位没有任何军人作风的上尉,“我师傅为什么死了。”

  上尉一愣,缓慢地掏出根烟,打上火,漫不经心地说:“打仗不就是死人的事吗?敌军把她打成了筛子,她肯定活不成了,就这样。”他抽了口烟,被呛到得剧烈咳嗽着,紫色的眼睛泛出些水花,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安迷修的手紧捏着碗,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句:“不要抽烟。”自称上尉的人思索了一会,把烟头掐灭,指着安迷修:“安迷修,对吧?雷狮。”

  “你的名字?”安迷修鬼使神差地问起。

  “不是,那是代号,我们都这么互相称呼,”雷狮咬着被掐灭的烟,毫不在意地说着,“原来的名字早忘了,那是22年前的事。”

  “我之前把行李放到上面的阁楼了,”他毫不客气,“以后就住你这儿了,小子。”

  安迷修的世界曾经一片荒芜,没有森林,没有麋鹿,阳光炙热,孩子的鞋被沙子掩埋,衣服随着海浪不知到了哪里。而今他站在沙滩上,那里有一株树苗在生长。他恍惚着,看见了一头狮子。

  十三年前,这个世界也是这样风平浪静。

  安迷修十一岁的时候,他穿着宽大的衣服,木讷地看着来来往往穿着军服的人们,他们带着军帽,背着枪——可以随时进入战斗状态。士兵们面无表情地走过,黑衣服的女人们整齐地站在两旁,低着头,庄严肃穆。

  他的师傅,年轻的上将,弯下腰,摸摸他的头,手因为常年拿着武器覆上一层茧,但是比任何人都要令人心安。她什么也没说,摘下军帽扣在安迷修的头上,敬了个军礼。

  安迷修模仿着她,僵硬地敬礼。

  女孩们向空中洒下白色的花瓣,白鸽在空中盘旋。

  安迷修站在雨中,平静地看着棺材中的人。孩子的啼哭声盖过神父的祷告,但是他不恼——师傅是个无神论者。轮椅上的女孩手足无措地哄着,哼着只有一句的儿歌。

  婴儿的粉色睡衣在黑色的人群中格外显眼。背着粉色的挎包的女人说女孩的疤吓到孩子了,强行把孩子塞给了雷狮。“怎么凯莉,我脸上就干净?”雷狮指了指自己脸上浅浅的疤痕。

  “什么?安愫上将那么在意保养你脸的人竟然允许有人在你脸上留疤吗?”凯莉板过雷狮的脸仔细端详。“也是,”她压低声音说着,“毕竟上将在最后一战死了,而你总是喜欢闯祸。”

  中将帮雷狮撑着黑伞,阴影遮住了他紫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死瞪着怀中的婴儿,抿着嘴,似乎想把孩子吓得哭声再大声点。孩子却停止了哭泣,伸手想拽他的头巾。“丑死了,”雷狮皱着眉头,“凯莉你是哪个神经出现偏差把孩子给我的。”

  “嘛,结果总是好的,”凯莉耸耸肩,瞟了眼安迷修,“你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单身妈妈的光辉,以前和卡米尔在一起尤其明显。你看你现在不就是和老妈子一样。”

  安迷修盯着雷狮,对方站在低头抽泣的人群里,站得笔直,他正视着眼前的墓碑,显得那样游刃有余,漫不经心。安迷修攥紧装着照片和军帽的包,垂眼看着人们抬着棺材,放进他们挖的坑中,将土埋上。

  女孩朝着棺材洒下花瓣。

  安迷修蹲下,火映衬着脸,他抱紧手里的包,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火。

  “你要是真想烧了,就痛快一点,”雷狮撑着伞,笔直地站在后方,“不要指望我帮你烧。安愫是个英雄,死在战场总比窝囊地老死或者自杀要强,她死而无憾,你也不需要悼念她,四十岁死亡在战场上已经很不错了,或者说,照她打仗那样,早该死了,你比我更知道她的脾性。”他慢慢地把自己手里的合照撕了,将碎片扔进火里。

  “师傅,该死吗?”安迷修轻声说道。

  “什么?”

  “她本来可以活到战争结束,本来可以活的比我们都好,师傅明明是为了保护你们才死的不是吗?是因为你们一定要在军粮武器都不够的情况下主动出击,才伤亡惨重,对吧?雷狮少将。”安迷修死死瞪着火中的照片,有些嘲讽地说出军衔,将这四个字咬得很重。

  “你从哪里知道军衔的,”雷狮脸色一凛,垂眼看着安迷修,“没有别的选择,要么待在原地等死,要么赌一把,是她自己决定的,你我都知道她的性格,这是必然的。你根本不需要这么难过,她早该走了,哭是小孩子才有的行为。”

  “军衔这种东西随便打听就知道了,年轻的少将,也算是一桩美谈。”安迷修觉得他应该和雷狮打一架,但是他出乎意料的平静,他没有大声质问,安静地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褶皱,转身走过,一字一字清晰地说着,“我师傅本来不该死的,该死的是你们。”

  海鸥停止了飞翔,定格在翅膀扇动的那一刻。

  他说了什么。安迷修慌张地快步穿过人群——雷狮能活下来已经很好了,他不应该说出那样的话来。

  安迷修看见雷狮笔直地站在那里,低头,刘海遮住了眼睛,没有撑伞,雨打湿了他的头发,雷狮看着被熄灭的火,上面还有一缕青烟,里面已经没有了照片,他看见来人,笑了,带着平时的狂妄:“你说得对。”

  “我早该死了。”

  下雨了。

  安迷修躺在床上,眼睛一动不动地,似乎想把天花板看穿个洞,他被突兀的雷声惊醒,现在完全睡不着了。安迷修慢吞吞地下床,抱着枕头和被子,一步一步地上楼。

  闪电照亮原本黑暗的屋子,雷狮打着地铺,趴在被子上看着窗外,草草扎着的麻花松散地披在肩上,紫色的眼睛映着窗外的雷电,他察觉到了来人,转头看着安迷修,一言不发。

  安迷修张了张嘴,有些磕巴地说:“这里太凉了,要不,你上床上睡吧。”

  雷狮盯着他许久,似乎在消化其中的意思,忽地笑到:“哈,我看你是想在这里睡吧,安愫以前告诉我你怕打雷来着,来来来,不用客气都是男的怕什么。”他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指指窗外:“你看,从这里看,下雨天还是蛮漂亮的。”

  “我以前救过一个女孩,”安迷修有些羞恼,站在原地呆了一会才开始行动,“原本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怕打雷了,但是她在那个打雷的晚上上吊自杀了,她死前得最后一句话是‘我无法适应没有他的世界’,即便她心心念念的人以前是天天打骂自己,恨不得杀掉的人。”安迷修觉得雷狮应该睡着了,他的呼吸平稳。

  “安愫以前,”雷狮缓缓开口,每一个字拉得很长,慢悠悠地说,“非得说我是她干弟,和长相气质完全不同的自来熟,凯莉调侃就年龄来说我是她干儿子,搞什么,我好不容易摆脱所谓的家庭,现在还要被占便宜吗,”他窝在被子里,笑声闷闷的,“别看她打仗的时候一脸严肃,私下里就是个单纯的傻子,鼓励心灰意冷的士兵活下去,似乎有用不完的热情,从战争开始就一直嚷嚷着要去‘小安’的成年礼,逼他喝酒,她是个酒鬼,你应该不知道。”

  “她是在一个晴朗的早晨死去的。”

  “你说的对,她是因为我死的,军粮武器严重缺乏,人数也比敌人少了一倍,国家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支援,命令我们突袭。我们都清楚必死无疑。那一场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我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敌军,她就是在我面前被打死的。她甚至没来得及嘱托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安迷修’的口型。”

  “那时的太阳太过灿烂,照在她身上,晃得人眼疼,连血都是饱和度极高的,散发着光辉,”雷狮摸索着身边的空位,意识到自己把烟扔了,“啧,烟瘾真难戒,要我说干脆让我自由一年,喂,小子。”

  “安迷修?”

  “我没哭,我没哭,雷狮。”安迷修重复着,遮住了自己的脸。

  雷狮侧头看着他,而后继续看着天花板发呆:“你没哭,安迷修。”

  原本生长于荒漠之上的树苗已经可以乘凉,安迷修靠在树上,身边窝着一头狮子,鬃毛柔软,他的世界逐渐回复曾经的样子,他看见了绿色眼睛的孩子,和一个看不清面貌的黑发孩子放着风筝。

  安迷修十八岁的时候,穿着白色单调的衣服,戴着领带,背着黑色的书包,他似乎心情很好,嘴角上扬,是不同于往常的笑意,安迷修快步走到邮局,脚步轻快地找到给自己的来信,像个小孩一样美滋滋地笑着。

致安迷修:

  恭喜我们的小安成年了!找到喜欢的人了吗?即使是同性妈妈也不介意哦,但是不要太操之过急,还是要先学习,不要让那个人看不起你。喝酒了吗?我们之前庆功宴的时候,有人逼着一个刚成年的小孩喝酒,结果人家一杯倒了。不过像喝酒抽烟这样的,还是少做好。

  听上面说马上就可以回家了,一想到曾经的小不点变成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就有点感慨时间呢,我又老了一岁哈哈哈。本身要写的东西太多了,时间紧急,想说的话,还是留到以后面对面说吧。

  如果有什么想做的,放手去做。

  安迷修,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

                                                                               安愫

  安迷修拎着蔬菜和雷狮强烈要求的肉,脱鞋走进房门。“哟,欢迎回来,”雷狮趴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电视的光照在他脸上,他白天把窗帘拉上,雷狮向来喜欢这样,“又被发好人卡了?”

  “没有,”安迷修把雷狮的薯片抢走,“你要是真闲着,雷狮,就帮我做饭。”

  “我要吃肉,安迷修你个万恶的不能理解的素食主义,”雷狮任由着他拿走薯片,转身掏出啤酒,“别藏着,我知道你买了,买了就要吃。”

  “你是百宝箱吗,我明明昨天才把冰箱里的啤酒都扔了,酒量不好就不要喝啤酒,不健康,上次因为喝醉了发了一晚上酒疯的人是谁?”雷狮脸不红心不跳,漫不经心地打开易拉罐:“你。”

  “要去旅行吗?我刚完成我的学业。”安迷修认真洗菜。“什么?”雷狮满嘴塞着小零食,说话糊里糊涂。

  “你之前发酒疯的时候嚷嚷着要看麦子,说自己没打仗时苦于生计,打仗后像个婆婆妈妈的老妈子跟着我,”安迷修低头微笑着,“抱怨着从小就想看的金色麦子一直没看见过。没想到你醉了真够小孩子气的。”他伸手接住雷狮丢过来的枕头。

  “万恶的素食主义者安迷修,你今天还是没有做肉,”雷狮趴在沙发上,把头埋进枕头里,晃着腿,“作为补偿,我要出去。”

  安迷修的世界曾经一片荒芜。

  他和雷狮下了车,雷狮戴着草帽,他难得的很开心,迎着风,草草扎成的麻花被风吹起,慢慢穿过金色的麦子,手划过麦子的头顶,像到来的丰收之神。安迷修的嘴角微微扬起,拿着笔在本上画着雷狮的侧脸。

  他看见绿色眼睛的孩子在和黑发紫瞳的孩子说笑,聊的开心,手里的风筝随着风摇曳,孩子身边靠着一头安稳的狮子,黑发的孩子摸着它的鬃毛,说着乖孩子。一切都是幸福温暖的。黑发的孩子盯着他,“咯咯”地笑着,突然说道:

  “一年到了。”

  安迷修缓慢地走在前面,听到雷狮喊着自己的名字。

  他转头。

  雷狮消失在金色的海浪中。

  安迷修的世界曾经恢复了原本美好的模样,而今巨大的海浪冲毁了所有。沙滩上的孩子独自地堆着沙堡,神情认真,穿着破旧的学生制服,许久没有剪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他紫色漂亮的眼睛。

  他向着孩子伸手,跌入了大海。

  安迷修愣愣地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寂静无声,他的领带七扭八歪,画本甚至被风吹的散页。他无力地看着雷狮被推进病房。海水在一起止住他的呼吸,迫使他的胸膛急促地上下起伏,手颤抖着捂住自己的嘴。

  凯莉踩着细高跟,一步步走向他,在身前站定,漂亮的标准军姿,她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身高的差距没有减少丝毫气势:“凯莉上校,您是葬礼上的安迷修吧,雷狮少将给您添麻烦了。少将的病情还在治疗,如果没有什么事,请回吧。”她的笑容毫无破绽。

  “为什么不去看雷狮,如果去看他,他也会很开心。”安迷修看着凯莉,她神色自若,脖子上却有青筋暴起——似乎被这简单的疑问惹怒。

  “我们的存在提醒他上将是如何牺牲的,安迷修,”凯莉逼近,拽着安迷修的衣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十七就可以把我们很多三十几岁二十几岁的人打败,他可以轻轻松松把我过肩摔,现在他因为那该死的病连提一点重物都有些吃力,你他妈让老子怎么去看他。”

  僵持了一会儿,她像是失去了力气,手无力地垂下,低头看着鞋尖:“你回去吧,他早该走了,你让他走吧。”

  安迷修听见了女人的哭泣声,渐渐与葬礼上孩子的哭泣声重合,他听见女孩轻声细语地哄着,挺直了背,哼着歌谣,有些跑调: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黑,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

  雷狮又回到了那个晴朗的早晨。

  鲜血溅到了他的脸上,安愫身上的弹孔触目惊心,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晃到了他的眼睛,雷狮手沾满了地上蔓延的鲜血,他瞪大了眼睛,辨认眼前的景象,安愫吃力地张嘴,那里的牙槽被轰炸地露了出来:

  “a……an……安,m……”

  “安迷修。”

  雷狮在麦田中叫着安迷修的名字。

  他回了头。

  “少将?雷狮少将!”士兵阻止雷狮的动作,雷狮挣扎着,胡乱扯掉身上的针管。“我现在要走,”雷狮踢着被子,想控制住士兵,“要是不想让我明天死在这,现在,立刻,马上。”

  “可是……”

  “让他走吧,”凯莉进门,不爽地靠在墙上,“再吃药也没用了,让他自己走,他要是想找死咱们谁也拦不着。雷狮你还是快点去死吧,别再给老子留那些烂摊子。”

  雷狮看见了安愫。

  “安迷修。”雷狮穿着宽大的病号服,他的头巾不知所踪,头发松散着。他匆忙地略过人群,有些踉跄,但无法阻碍他行进的速度:“安迷修。”

  安愫的表情逐渐变得清晰,逐渐恢复成原本活力四射的模样,仿佛充满希望的笑容曾经鼓励了那些感到绝望的士兵。她微笑着,好像了无遗憾,看着雷狮的眼睛溢满柔情,那时,她叫着:

  “安迷修。”

  他撞进怀抱中,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

  “雷狮。”

  安迷修看见了堆着沙堡的小孩,他走上前去,俯身,仔细地扫过沙堡的每一处:“你在堆什么?”他侧头问着孩子。“这是城堡,”雷狮沾着沙子的手指着,“我姐姐最喜欢城堡了。这是房子,包围着房子的是花园,我和卡米尔以后要住在这里,还有妈妈爸爸,还有这里……”孩子被搂过抱住。

  “对不起,对不起,雷狮,对不起……”

  孩子手足无措地搂着安迷修的脖子:“哥……大哥哥要是难过,布伦达唱歌给你听怎么样?不哭不哭。”

  安迷修睁开了眼。

  “雷狮。”

  安迷修不停地叫着他,惹得他不耐地摆手:“我可没有你那么年轻有活力,你让我睡会儿。”抱着被子将头埋了进去。

  “跟我走吧,跟我走。”安迷修好声好气地哄着他,抱着他摸着他的后脑勺。败给他了。雷狮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跟着他。

  “如果只是一些没营养的东西,你等着死吧,安迷修,”雷狮气喘吁吁地跟着,“靠,安迷修,走慢点,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还是二十几岁正值青春的小伙子吗?别那副表情,我以前十个你都不够打的。”

  “到了。”

  雷狮坐在安迷修身旁,雷狮的眼中仿佛只有升起的太阳,映照在他精致的脸上,

  安迷修突然开始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了。

  “雷狮,”他握紧身边人的手,“以后的每一天,都陪我看日出吧。”

  雷狮笑着,说你小子,越来越不礼貌了。

  他看到了森林。

  安迷修穿了白衬衫,整理一下领带,包里装着军帽和雷狮粘好的照片,捧着紫色的鸢尾,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

  他推开了门。

FIN.

等我什么时候会衔接重制吧

已经抽奖了吗?!

夜空中的点点繁星:

我就拉低中奖率……

安之若累:

《向死而生》预售,后几张图是内封外封以及特典预览


刊名:《向死而生》

CP:安迷修x雷狮

预售时间: 3月10日晚七点(明晚)开始预售

预售地址:点这里

预售价格: 75rmb

 

分级:R18

页数:360p+

字数:共20.5w,包含未公开番外1w+(向阳而生,洞房花烛夜),试阅点这里

作者:阿累

外封:葳倪  @葳倪 

内封:吉原外卖小哥   @二月五  

内封设计/校对:七七   @药石无医 

插图:2y  @2 

赠品:每本赠送珠光明信片X1(2y)

Guest:百瑜 @性感百瑜在线学习   砯  @Fkro  潘  @安迷人太迷修了吧  酒酱  @酒绛子又忙了起来 

特典1:安雷吧唧一对(by:吉原外卖小哥,58mm,星幻膜)预售前150赠送,可加购100,不拆卖

特典2:文件夹x1(封面图+明信片图)预售前150赠送,可加购100

排版/宣图:Angeline   @Angeline  


注意事项:

*本体不限购,包含特典的本子及加购特典一个ID限购一份

*特典1和2是分开的,共前300名,二选一

*首发四月一日魔都凹凸春日祭,具体信息点这里,摊位:好吃的安雷酱

场贩前60位赠送特典(吧唧和文件夹二选一)有意场贩购买的旁友希望能在上面的链接里点一下心,会根据这个数字考虑带多少本

*发货时间预计在四月中后期,由于本子内容特殊性(你们懂)请不要家长代拍。预售时间至少十五日,结束日期未定,十五日后可能随时下架,请大家且买且珍惜


该条的转载,评论,喜欢,推荐里各抽一位,共四位,赠送带特典全套一份。(文件夹+吧唧)

请认准唯一代理


Ps:外封和内封上都放了一句文里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话~大噶可以猜猜看是哪两句

以及文件夹里我把向死的logo打在了一个完美融入的地方,找到的人……奖励你一颗小心心!❤


是我没错
【每日一丧7/1】

滄川シェンモー踏歌:

是的……是这样没错
感谢各位

欺肢就是鲤鱼:

谢谢大家了
我深爱着你们

今天丝瓜疯了吗:

真的!
谢谢!

呦呦鹿鸣:

嗯,是我的心境没错了!

林乔夕_长安歌女我独怜:

所以啊。我爱你们哦。

牵三百:

是的 万般心境皆如此

小梅枝上东君信:

在办公室泪奔也是够丢人了(;へ:)
来自一个时隐时现的无良作者
嗯千言万语都是一句话
谢谢你们❤

笙歌慢:

哇这个小人除了脸和我长得不一样其他就是活脱脱的我啊

感谢的话说多少次都不嫌多

所以还是,谢谢大家

谢谢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夕木:

安雷养生大药房传文画活动第四期(下)

我终于发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是2.21晚上34:58!!!!

突然急转直下变成了虐!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夕木:

安雷养生大药房传文画活动第四期(中)

千呼万唤始出来
安雷圈未解之谜
读然太太有多少肝
朝日老师的输入法
蛤日buff
我们仍未知道当时以巴老师写了什么(欢迎补充)

夕木:

安雷养生大药房传文画活动第四期(上)
参与人员:
第一棒  @poooore🍩▽🍩 第二棒  @草° 第三棒  @苏伶生。 第四棒 @亦殊 第五棒  @养生雪梨茶 第六棒   @花蛤不想开学 第七棒  @夏叶df🍂 第八棒 @括号 第九棒 @再无初衷` 第十棒 @奥义西施 第十一棒 @苏北_困得不行🐎⛵ 第十二棒 @东睡 第十三棒 @青灵不是柠檬🍋 第十四棒 @童安歌⚣懶癌末期沒得治 第十五棒@夕木 第十六棒 @狼尾尾尾尾尾尾尾吧 第十七棒 @塔丽Tarli 第十八棒 @朱先生 第十九棒 @樟脑丸润喉糖 第二十棒 @-青葙子__出本延后FLAG被砍 第二十一棒 @➕十日十月日➕ 第二十二棒 @君兮

我觉得我还ok。